“什么时候生娃?”你准备好迎接春节拷问了吗

 佛系SEO   2019-02-14 22:04   10 人阅读  0 条评论

“什么时候生娃?”春节回家躲不开的经典三问之一,你做好回答的准备了吗?

前几天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8年的出生人口1523万,较2017年有大幅度的下降。以专业的视角来看,出生人口下降是育龄妇女规模下降、生育推迟以及二胎政策效应消减这三个因素叠加的效果。但是由于细节数据没有公布,我们也无法进行准确测算。然而较低出生率仍然引起了舆论的普遍担忧:中国人是不想生娃了吗?

与此相对的是最近很受关注的医疗记录片《人间世》第二季第二集,因为展示了一批搏命生孩子的女性,引发了新一轮关于生育、关于性别偏见的社交媒体大讨论。在这些故事里,以及春节回家七大姑八大姨关于生孩子的灵魂逼问的世界里,似乎又指向中国社会仍然普遍存在的、对于生养孩子的天然热情。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就尝试从人口学的视角聊一聊生养孩子的意义这个直击人类存在价值的话题。

我们的本质明明是 3D 打印 

生养孩子的意义如果从生物属性来看,那可以说是生物的本能和天性。理查德·道金斯经典的《自私的基因》一书就讨论过,自然选择的基本单位不是个体和种群,而是基因。而自然选择的最高目的,就是达到基因的最大程度复制(难道人类的本质真的是复读机?)。那么生孩子作为人类基因复制和传承的最重要方式,是具有重大生物意义和价值基础的。有些基因甚至为了最大化支持生育功能,设定自身在生育期结束前对人类生存具有保护作用,而在生育期结束后成为引发人类衰老的关键因素。

“什么时候生娃?”你准备好迎接春节拷问了吗 国际 第1张

如果我们跳出基因,在生物种群层面上考察,也会发现通常在评价一个种群成功与否的标准不是它们处在食物链的哪一个阶层,而在于种群数量和更为关键的存续的稳定性。那么生殖繁衍无疑就是种群最重要的生物功能。因此,单从生物的角度出发,我们是无法反驳生孩子是人的天性这种说法。

然而,人类的复杂性在于,我们不只具有生物属性,还具有更重要的社会属性。而我们在讨论生孩子的意义这个话题本身,更多也只是涉及到其中的社会涵义。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可以有很多视角,我们当然也只做我们擅长的事情——从人口学角度来看生养孩子的意义。这就需要搬出我们人口学的看家宝,也就是最经典的人口转变理论。

在脱离了茹毛饮血的生活之后,孩子对于家庭和个人的意义显然是不断变化的。经典的人口转变理论和随后提出的第二次人口转变理论,在探讨宏观上生育率的变动时,就试图从孩子对家庭和个人意义不断变化的角度进行解释。那么我们就分历史阶段来看一下人口转变理论的一些重要观点。

“什么时候生娃?”你准备好迎接春节拷问了吗 国际 第2张

多生孩子多种树, 日后才能有活路。

在原始社会由于社会结构比较简单,婴幼儿死亡率很高,人的生育行为更接近于生物本能。自从人类进入农业社会,随着社会结构的复杂化,生育行为背后的逻辑也变得更加复杂,当然扩大生产与积累资本是当中非常重要的考量。在农业社会,最主流的生产组织形式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农经济,而在当时,劳动力还鲜有技术的加持,数人头就是最直接的清点劳动力的方式。在这种经济形态下,多孩子对家庭来说就可以增加有效的劳动力,可以对家庭生产和资本积累做出重要贡献,从而提高家庭甚至整个家族的地位。

“什么时候生娃?”你准备好迎接春节拷问了吗 国际 第3张

注:《周礼》规定媒氏负责男婚女嫁,男30岁,女子20岁,必须结婚。

除了在生物意义下传承的价值,生孩子也被认为是对家庭生存和发展的重要贡献,是在当时的社会生产和组织形态下一种理性选择的结果。在小农经济的条件下,家庭的财富(包括钱财、资源和养老保障)是从子女流向父母。因此,无论是家庭还是父母本身都是有足够的社会与经济动力去追求更多的孩子。这种理性选择与传统观念互相结合,互为加强,内化成为了个体和群体的生育观念。

但是,工业革命,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技术变革,不但打破了这种简单的家庭生产经济模式,更改变了人/孩子的数量在劳动力上的意义。它与随之而来的现代化进程对生育最大的冲击在于重新塑造了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关系。工业化大生产的生产方式和技术革命,很大程度改变了生得多就是劳动力多的状况。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情况下,素质的加持使得孩子的数量从生产角度的意义不再重要,同时,生养孩子所需的金钱、时间和心理成本大幅度上升,孩子带来的经济收益也不断降低,家庭的财富流也转而从父母流向子女。在这样一种社会经济结构下,多生孩子不再成为一种经济上的最理性选择。

“什么时候生娃?”你准备好迎接春节拷问了吗 国际 第4张

注:处于生育年龄的夫妇也有许多与孩子竞争的替代品,来充实生活。

最关键的是人的发展, 而非单纯的利益 

然而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人口学家莱萨赫和范德卡在对西方现代社会进行长期观察后,又提出了第二次人口转变理论。因为他们发现经典的人口转变理论更多的是从社会经济视角出发的结构维度来解析生养孩子的意义,而缺少了文化价值维度的考量。

在现代化的前期和中期,生存依然艰难,经济生存的确是左右个体生育意愿的最重要因素,但是从二十世纪60、70年代起,在丰富的资本积累和物质资产的基础上,很多西方国家低生育率的动因发生了变化,从经济的约束过渡到了个体价值的转变。这可以体现在对婚姻、家庭态度的改变上。个体更加看重个人的自由和选择,家庭日渐衰微,从西方传统的中产阶级家庭模型过渡到个体主义家庭模式。离婚增加,同居成为普遍,婚姻与生育之间的联系不断弱化。

“什么时候生娃?”你准备好迎接春节拷问了吗 国际 第5张

更关键的是,生养孩子不再与生产和发展的经济考量紧密相关,而是成为由个体的自由意志和价值观念来决定的个性化结果。简单来说,每个人对生孩子的意义可以有非常不同的感受,并且可以依据这个感受来自由地进行生育的选择。有些人认为生孩子使得生命完整,也有些人会认为生孩子并不是实现自我的方式甚至会阻碍个人实现自我。当然这个自由选择的可能性也是通过技术维度上的进步得以实现的。

莱萨赫和范德卡进一步讨论,如果说经典的人口转变与现代性相对应,那么第二次人口转变可以和后现代性相对应。后现代性的主要特点是追求自我实现、珍视个体自由、幸福高于物质、不谨遵教条、自己决定生活方式与人际关系、崇尚多样性和尊重文化多样性。更有意思的是,范德卡对西方的一些国家进行后现代性和生育率的考量,发现后现代性程度和生育率是正相关的。也就是说,越具有后现代性特征的国家,生育率反而更高了。

“什么时候生娃?”你准备好迎接春节拷问了吗 国际 第6张

来源: Van de Kaa(2002)

我们更关心的是:你怎么想?

回过头来看,在历史的维度上生养孩子的意义从生物的本能到社会经济的约束再到(西方社会经历的)个性化的价值选择。而在所有关于生养孩子意义的争论中,你会发现它不但是对小小的个体、家庭而言几年或十几年的决策,也离不开历史背景、社会结构、价值体系和技术水平的制约。我们所有对于生育的矛盾和焦虑也可能都缘于生物属性、社会结构、价值观念在个体身上不协调发展所产生的冲突。想生孩子,但是养不起;不想生孩子,但是被逼着生,都是这种冲突的具体表现。如果有一天这些要素都协调了,生不生养孩子就会更加自然的成为个性化选择。

说完这些玄乎的,那么回到现实的生活,对于你们,是只追求修身还是想要平天下呢?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以及其中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本文地址:http://hc826.com/post/110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佛系SEO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